天津東麗區金鐘街道拆遷、安置“謎霧下的困局”

商業   來源:東方經濟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21-10-26 18:03:12

  略顯稀疏的頭發貼著前額,寬大褪色老年裝罩在身上顯得人更加瘦弱和憔悴,說到激動時,努力壓抑著在喉嚨里翻滾的哽咽和憤懣,“和我一樣的‘產權證’、一樣的房子,有‘關系’的一補就是好幾套。我的房子拆了,不給安置,我現在病著都沒錢看。”天津市東麗區金鐘街道辦歡坨村殘疾人邊鳳英揮著自己僅有兩個指頭的手,灰暗的面色難掩悲憤。

  其他村民說,雖然他們幾個都是幾乎一樣的情況,但邊大姐更苦,家里日子拮據,身體還不好,讓房子這事兒鬧得經常是一連幾天不吃不睡。

  同樣性質的宅基地、同樣由村里蓋章頒發的“產權證”、同時拆遷,有的干部回遷補了一層的房子,有的家里兩套宅基地完全一樣的情況,但是一套給回遷安置,另一套拆了就說“不符合安置補償標準”。有些“有關系的”村民什么證也沒有的房子、甚至田間地頭的工具房都算面積給回遷安置或補償了,他們的房子拆了至今仍在“等政策”,一直連個安置補償方案都沒有。

  老韓說:“聽說羊肉四(外號)就是因為和房子有關的事兒殺了人,他頭一天去村里找,我還看見他呢,我看吵吵起來了把他勸走的,沒想到第二天就出了事兒,現在‘大獄’里呢;聽說就是因為回遷、補償安置不公,有喝藥的、有說是病死的但是聽說拆遷過程中死的,還有一個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三戰的老爺子就是在住的房子斷水斷電的時候死的。就是因為有大約200戶拆遷不給補償,說啥的都有。一樣的情況,有的一家回遷給補了一層,有的就不給補,這是明擺著的。”

  “城市化”的歡坨村

  歡坨村2600戶左右、大約1萬人。僅700戶有毫無爭議的正規農村宅基地產權證,其余1900戶三分之二有村委會給蓋章頒發的“產權證”,三分之一的戶什么證都沒有。

  歡坨村在當地村民的意識里有兩個居住區,分別是老村和新村,老村住戶房子什么證都沒有的居多,新村住戶大都是村委會頒發的證,700戶拿著正規產權證的村民大都在新村居住。

  從于全順以及幾位村民的“產權證”上來看,他們的房子大都是在2002年到2004年期間建設,2009年1月31日由村委會蓋章給發的證。據村民回憶,當時都是按照統一要求,符合分宅基地的村民繳納宅地基的費用然后蓋房,有的村民還保留著當年繳費的原始單據。然后通過金鐘街道辦(原大畢莊鎮)和村委兩級組織的普查后給發的證,最后一次兩級組織的普查是2012年。

  2013年,在街辦和村兩級人員組成的拆還遷領導小組開始啟動歡坨村的還遷安置和拆遷工作。

  起初,列入回遷安置范圍后拆遷的村民歡天喜地的選房、抓鬮、搬新房。沒被列入拆回遷范圍的看著也“眼熱”,甚至有的村民開始“找關系”爭取早日拆回遷。甚至有的村民看周圍的鄰居都安置了,自己的房還沒列入范圍,都開始不安起來,因為可供安置的房越來越少了。

  2018年12月,金鐘街道辦一紙“拆遷通知”貼到了歡坨村,從拆遷通知內容看,蓋了“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政府金鐘街道辦事處”的公章。通知內容顯示,“按照區委、區政府的統一部署,為進一步加快金鐘新市鎮復墾區的拆遷工作。”拆遷范圍是金鐘新市鎮歡坨村規劃復墾區范圍。

  據稱了解情況的村民介紹,之所以鄉鎮通知3天內騰空房屋、這么著急拆,是因為他們村的住房都是宅基地,地方用“增減兩掛鉤、占補平衡”的方式征用了耕地,但“補”卻是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所以才緊急推動、限期3天騰房。

  看到通知的村民,有的“心中有數”知道自己能分上房,高高興興的去登記、抓鬮、預選房……

  “拆遷及安置回遷補償都由村與街辦兩級機構工作人員組成,當時領導小組組長叫候廣樹,他家族的有個親戚也是村領導,回遷分了整整一層的房子,和他一樣的證、一樣的地等情況的沒分上,去理論,后來還出了事么。我當時去問為什么不給我們回遷安置,候廣樹就說‘等著、下一批解決’。”有村民介紹說。

  地、證、房都一樣,甚至于全順老爺子一家的房子,一處是他們老兩口和孩子的、一處是他父母的,一家兩套完全一樣性質的房子,拆遷之后一套就補償安置了,另外一套至今沒有安置補償。

  更有甚者,本是認定為“公建房”(不予回遷但可適當補償的種養殖用房等)經街辦、村兩級簽字,并且個人也簽字認可為175.46平,補償24萬元;但過了一段時間,本不應回遷安置的“公建房”變成了可供安置的房子,面積增加為379.95平,最終不僅予以回遷安置了兩套135平的三居室,還另外補償了29萬元。

  還有村民房子因涉嫌“違法建筑”被綜合執法強制拆除過,但是到了安置拆遷的時候卻又符合了安置拆遷的標準,按照平米數分到了回遷房。

  村民想問個究竟,希望能把每個人分房套數、平米的標準和依據公開,和自己的情況對比一下,看看差在哪里,如果自己真的就是不應該分,也認可分房的結果。但是,得到的答復卻是“因涉及個人隱私,房主不同意公開”。

  天津的房價簡單查詢便可知一二,同樣的情況不同的待遇,并且涉及到的還是價值不菲的房子。有的村民認為,沒證的、甚至搭建的“窩棚”類型的房子也得到安置回遷或補償,他們的房子被核查登記過、也有村里頒發的“證”如今補償不了,他們村2600多戶上萬人,這次回遷安置的“謎霧”之下,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實情,引人深思。

  法院確認“金鐘街道拆遷違法”

  同一個村的村民,擁有正規產權證的700戶村民除了王亞財都拿到了補償,無論拿到的房多少,村民自覺不如人家的證“扎實”,無話可說。但是其余的1900戶,同樣的證、甚至有的還沒證、有的是搭的小鋪子、有的是田間地頭的工具房一拆遷獲得了安置,同是一村、有的甚至是房前屋后的緊挨著、有的是一家同樣的房子,有的給回遷安置,有的就不給安置說等政策,這讓村民難以接受。自認為沒有什么“關系門道”的村民開始想各種辦法維權,但是村里有些村民在外面做生意,雖然還沒來得及回家房子就給拆了,回來還不給安置或補償,但是在“吃公糧”親友的勸解下,大家還是一致決定走法律途徑。

  16戶村民聘請律師把金鐘街道辦訴上法庭,先是確認拆遷違法,再訴行政賠償,從北京大律所請的專業律師給出了專業的方案。

  吳克喜、韓仁富訴被告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政府金鐘街道辦事處(以下簡稱“金鐘街道”)確認強拆違法一案,于2019年6月14日向法院院提起行政訴訟。

  其中村民訴稱,在天津市東麗區金鐘街道辦歡坨村村擁有共計約280㎡的六間房屋。2018年,二戶的房屋被列入被告實施的復墾范圍內需要進行拆遷。2019年1月11日,金鐘街道強行拆除了二村民的房屋。二村民認為,金鐘街道征收拆遷房屋時,未簽訂拆遷補償協議,亦未作出拆遷補償決定,未履行法定程序,嚴重違反法律法規。因此,提起行政訴訟,請求確認金鐘街道于2019年1月11日強行拆除二村民六間房屋的行為違法。

  金鐘街道稱,他們系接受歡坨村集體委托實施的拆除行為,并非本案適格被告。金鐘街道批準收村民告土地使用權的行為符合法律規定。天津市人民政府于2009年4月13日作出《關于同意軍糧城等十一個鎮開展以宅基地換房建設示范小城鎮試點工作的批復》(津政函【2009】50號),同意金鐘街開展以宅基地換房方式建設示范小城鎮試點工作,天津市環境保護局、天津市發改委、東麗區發改委等相關部門均在大力推進該項目的落實,為村民及歡坨村為其實施制定了詳盡的還遷實施方案,故金鐘街道批準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系落實上級政府及相關部門的政策與發展規劃。而且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五條規定,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的主體是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批準用地的縣級人民政府只是通過批準收回的方式對相關收回行為行使監督權,防止村集體經濟組織違法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侵害集體成員的合法權益。

  2018年10月18日,歡坨村村集體經濟組織向金鐘街道提交關于歡坨村村集體經濟組織決定回村民宅基地使用權的申請,金鐘街道于2018年10月20日作出同意的批復,該批準行為也只是行使監督權,防止村集體經濟組織違法收回集體土地使用權,侵害集體成員的合法權益,因此,金鐘街道的行為符合法律規定。

  法院對證據認證,訴請村民提供的產權證,并非有權部門頒發的證件,不能證明二村民已取得相關土地的合法使用權,該使用權是否合法,應結合其他證據進一步認定,但該證據為村委會出具的證明,能夠證明上述建筑系二村民建設。

  也就是絕大多數村民目前所持由村委會頒發的產權證,村民稱是由金鐘街道復查確認過得。

  關鍵是同樣被法院認定為“并非有權部門頒發的證件”大部分村民籍此卻拿到了回遷安置的房子,這是什么原因呢?不由得村民懷疑其中有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也許這是把拆遷安置搞得一團“謎霧”的重要原因。

  法院經審理查明,2009年4月13日,天津市人民政府作出《關于同意軍糧城等十一個鎮開展以宅基地換房建設示范小城鎮試點工作的批復》,該批復同意在金鐘街開展以宅基地換房方式建設示范小城鎮試點工作。金鐘街歡坨村經過“三委”聯席會議、黨員大會、村民代表會議等步驟,通過了《歡坨村新市鎮住宅房屋拆遷還遷實施細則》和《歡坨村新市鎮房屋還遷安置方案》。該實施細則和安置方案中,就原房屋的認定、還遷、選房等問題進行了規定,但未規定村民拒絕簽訂拆還遷協議時的程序,亦未授權村委會收回宅基地。

  2018年10月16日,歡坨村村委會討論認為,為了完成村內宅基地房屋拆還遷工作,保障絕大多數村民的利益,決定收回復墾區內剩余116戶村民宅基地使用權,并向金鐘街道提交了收回宅基地使用權申請。2018年10月20日,金鐘街道作出了《關于批準歡坨村村集體經濟組織申請收回村民宅基地使用權的批復》,決定同意收回張萬霞等116戶村民的宅基地使用權。

  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為了鄉村公共設施和公益事業建設,需要使用土地的,可以經過原批準用地的人民政府批準,收回土地使用權;收回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的,對土地使用權人給予適當補償。因此,金鐘街道在接到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申請之后、拆除涉案房屋之前,必須對村集體經濟組織是否已經依照土地管理法第六十五條的規定,合法的收回二村民土地使用權,并給予合理補償進行判斷。只有在上述條件成就的情況下,集體經濟組織才能合法收訴請回村民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物,從而成為被拆除土地和房屋的合法權利人,此時,金鐘街道才可依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的申請,拆除該建筑物。

  法院認為,判斷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已經合法收回原告宅基地使用權并給予原告地上物的合理補償,依據不足。首先,收回宅基地使用權的主體權限不足。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的規定,村務的討論決定機構包括村民會議、村民代表會議和村委會,三者權限不同,各機構應嚴格依法履職。該法第二十四條規定,村民會議或者村民代表會議可以討論決定“宅基地的使用方案”,并未授權村委會可以討論決定“宅基地的使用方案”,且歡坨村村民代表會議討論通過的《歡坨村新市鎮住宅房屋拆遷還遷實施細則》和《歡坨村新市鎮房屋還遷安置方案》等文件,亦未授權村委會有權決定收回村民的宅基地使用權,金鐘街道亦沒有提交村規民約等證據,證明村委會具有決定收回村民土地使用權的權利。因此,現有證據無法證明,歡坨村村委會有權作出收回涉案宅基地使用權的決定,村民僅依據歡坨村委會的收回復墾區內土地使用權的會議記錄及申請,進而判定該申請合法,證據不足;其次,村民的土地使用權是否經過原批準使用機關的收回批準,證據不足。金鐘街道對被拆除房屋的土地使用權是否進行過批準、批準機關為何部門、收回行為是否經過該機關批準,未進行充分調查、舉證,被告雖然在訴訟中,辯稱街道為原用地批準機關,但未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實,且不符合現行土地管理法律的規定,故金鐘街道認為該收回行為已經經過有權機關批準,證據不足。且本案中,集體經濟組織未向被告提供針對訴請村民的補償決定,對于集體經濟組織是否依照法律規定進行和適當補償,金鐘街道亦無法進行審查。金鐘街道雖收到歡坨村村委會收回宅基地的申請,但涉案房屋的權利尚未被集體經濟組織收回。被告拆除涉案房屋屬于被強制拆除。

  綜上,金鐘街道拆除涉案房屋,依據不足,鑒于拆除行為已經無撤銷可能,應予確認違法。

  判決確認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政府金鐘街道辦事處于2019年1月拆除位于天津市東麗區金鐘街歡坨村23-32-3號房屋的行為違法。

  16戶起訴的村民幾乎拿到了除了姓名地址不同其他幾乎一樣的判決書,“拆遷行為違法”那接下來就應該是討論賠償了,村民和律師可能想的有些簡單了。

  2020年,這16戶村民向法院提出了“行政賠償”的訴請。以村民于全順為例,對已被拆遷的152.8平米房屋,1比1進行安置或貨幣補償275萬多元,熱水器等屋內設施及利息另計。

  金鐘街道稱,原告房屋屬于待定房,待定房是否予以還遷沒有政策依據。并且,該房屋之所以被列為待定房是因為沒有地籍檔案信息。

  如果真如金鐘街道所講,該地塊兒“沒有地籍檔案信息”,那是不是意味著這些土地是耕地還是宅基地、荒地等無法確定,那就有本來就是“耕地”的可能性,如果是耕地那還以“占卜兩平衡”的方式列入“復墾區”來置換土地指標是否有“弄虛作假”以“占卜兩平衡”的方式騙取國家土地審批指標、甚至是突破國家“18億畝耕地紅線”的可能性呢?

  200戶無房可分之“天機”

  最終,法院針對16戶村民的訴請,分別下發了判決書,責令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政府金鐘街道辦事處于判決生效后180日內就起訴的村民賠償申請重新作出賠償決定。

  期待著法院判決賠償房屋或者貨幣補償的村民與律師看到這個判決結果有些“摸不著頭腦”,這算是個什么結果呢?

  果不其然,2021年8月24日,天津市東麗區人民政府金鐘街道辦事處以答復形式做出的決定是,“您向金鐘街道寄送的《行政賠償申請書》已收悉。經金鐘街道調查,您的房屋不符合《天津市東麗區整體村域拆還遷規定》(津麗黨發 24 號文)和《歡坨村新市鎮住宅房屋拆遷還遷事實細則》、《歡坨村新市鎮房屋還遷安置方案》中房屋認定的條件,金鐘街道現無法對您的申請涉及的房屋予以還遷安置。

  金鐘街道已經將您的情況上報東麗區人民政府,如后期東麗區人民政府針對您的房屋出臺相應政策,金鐘街道將及時與您溝通聯系,協調解決。”

  重新作出補償決定就是“金鐘街道現無法對您的申請涉及的房屋予以還遷安置。”

  16戶村民之一的老于說,“就我們村的拆遷安置,出了這么多事兒。不就是因為處理不公嗎?同樣的情況,為什么就我們這些房子不符合安置標準呢?其他同等情況的已經安置是什么原因呢?一套房子上百萬甚至幾百萬,這里面到底牽扯什么事兒呢?”

  一位自稱知情的村民也許點破其中“天機”,“最初在拆遷之前是做過統計和詳細預算的,資金準備和回遷房的建設都是按照實際統計數據來的,正常情況下也應該是這樣,那為什么最終房子不夠了呢?一開始有關系的都多補,甚至不該補的也拿到房了。導致現在回遷安置房不夠了。曾經金鐘街道也曾想解決這個問題,以7500元一平從村民手里回購,再安置給應該安置的村民。但金鐘街道現在要錢沒錢、要房沒房,據說街辦至少還欠著200億以上的債務,并且這又是上任領導‘升官’之前干的事兒,都說不允許‘新官不理舊賬’,可是,唉!”

  此刻,村民樸素的想法應該不是“寧可患寡而不能患不均”,只是希望如果有機會對回遷安置進行徹查,如有利用此機中飽私囊的害群之馬那就找出來,如果沒有,那統一標準,同等情況、同等對待,只要公平,大家也沒了意見。

  村民樸素的心愿也許是能沖破“謎霧”、解開“困局”的一方良策。

  來源鏈接:http://gd.jinrw.cn/zixun/4/5366.html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xiangshiguan.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日韩一级片|国产精品三级中文版AV电影|国产一级在线观看|亚洲一区二区三区无码高清